• 江西铅山微讯
  • 新闻热线:0793-5337100
  • 投稿邮箱:ysxww200810@163.com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

学党史 | 红军奇袭河口镇

2021-04-26 08:49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字体:【    】 打印

1930年,信江流域的革命形势越来越好,新的苏区政权相继建立。方志敏、周建屏率红十军攻城池、拔据点,四处出击,特别是6月份的秧畈之役和河口之役,打得国民党反动派及地方政府是闻“赤”色变,惶惶不可终日。

面对各地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兴起的新生政权、红军的发展壮大以及突然袭击,国民党当局一方面加强县城和重要城镇的军事防御,阻止群众与红军的联系;一方面调兵遣将,加快“围剿”苏区的步伐,妄图扑灭熊熊燃烧的革命烈火。

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信江特委针锋相对,一方面动员各县、区青年参军,以实现“猛烈扩大红军”的目的,另一方面派红军到各地有目的地袭击城池,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12月上旬,红军袭击上饶大捷。国民党当局非常恐慌,认定红军必然会挥师南下攻取河口。因为河口不但是信江流域的经济、军事、文化重镇,也是赣东北苏区与闽北苏区联系的屏障。若河口失守,意味着闽赣苏区将连成一片,两地红军则如蛟龙入海,其势更不可挡。所以,为了加强河口的防御,国民党当局调与铅山相邻的弋阳、横峰两县的警察队和靖卫团到河口,加上铅山本地的地方武装,统一归驻河口国民党新编第十三师李坤团指挥;给驻防部队配置轻重武器,构筑沿河防御工事;同时,查封渡河船只,禁止渔民乘竹排外出捕鱼,收缴一切可以渡河的工具。国民党当局认为,有沿河的火力封锁,又没有了渡河口工具,红军就是插翅也难飞越信江,进攻河口。

重兵镇守,工事坚固的河口镇,不但使李坤团认为可以高枕无忧,就是附近县的土豪劣绅也认为河口是一个好的避难场所。所以,弋阳、横峰、上饶等周边县的土豪劣绅携带金银细软、妻子儿女,纷纷来到河口镇,有的甚至把百货、布匹、药品、粮食也拉来。

学党史 | 红军奇袭河口镇

河口信江、浮桥

面对敌人如此固守,要不要进攻河口,在红十军领导层产生了二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敌人已经做了充分准备,而且武器、弹药、兵员都优于我军,强攻很难取胜,不如转向守备相对薄弱的县城。方志敏、周建屏根据河口地下党组织送来的敌军火力配置、武器装备、人员数量等情报分析认为,敌人自以为军事实力强于红军,所以他们守卫相对松懈。再则,攻取河口镇比攻取其它县城意义更大,不但可以扫清闽赣苏区联系之障碍,扩大红军的社会影响,而且可以解决部队的辎重给养,达到扩大红军队伍的目的。于是,决定突袭河口,啃下这块骨头。

12月11日,红军部队带着战利品,从上饶县城出发,一路高歌,佯装凯旋而归的样子。深夜,部队行至铅山与上饶接壤的村庄——大地时,突然丢下辎重,放下背包,轻装急行,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河口镇对面的新滩蒋家,将部队分散掩蔽在村庄里。方志敏、周建屏及红军指挥员在村庄后背的一个山洞中,铺开地图,通宵达旦,研究作战方案。他们决定部队分二路过河口,一路乘船渡河偷袭城西守敌,一路过浮桥强攻桥头堡敌人。第二天晚上,当地几个群众带着一队红军战士,跳进冷彻骨髓的河中,将沉在河底的18条大船秘密打捞出来,停泊在蒋家渡口隐蔽待命。

13日凌晨,战士们摸黑悄悄到达指定的地点。冬天的深夜,月黑风高,寒气袭人,又是在河边,风劲特别大,凛冽的寒风,就象鞭子一样,抽打着战士们穿得单薄的身体。但想到即将攻进对岸,消灭城中的国民党反动派,每个战士的心里都是热血沸腾。河对岸城中昏暗的灯火在寒风中越来越少,越来越暗,整个河口城在夜幕的天空下,像一条飘摇的小船,沉浸在死一般的寂静中。

凌晨4点,方志敏、周建屏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进攻城西的部队即刻跳上一字排开的18条船上,严阵以待。这时,一条小船载着5名红军战士在漆黑的河面上箭一般驶向对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登岸把敌人昏昏欲睡的岗哨抹了。在一颗红色信号弹的召唤下,18条大船载着红军突击队悄无声息地渡过信江,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地下交通员引领红军迅速包围了驻扎在八角庙的靖卫团。这时团丁们正在温暖被窝中呼呼大睡,当红军高喊“缴枪不杀”出现在他们床头时,几百名靖卫团丁从睡梦中惊醒,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缴了械,乖乖地举起了双手。整个战斗干净利落,没费一枪一弹胜利结束。

学党史 | 红军奇袭河口镇

红军突击队从蒋家渡河,消灭了驻守在八角庙内的靖卫团

进攻浮桥头的部队接到命令后,从浮桥上悄悄快速移动。当走到浮桥中间时,被桥头守敌发现。守桥敌人看到过来一队人影,忙拉栓喝问:

“干什么的?不准过桥!”

桥头守敌是国民党正规军,不但弹药充足,武器精良,而且桥头工事坚固,易守难攻。要想夺取桥头堡,关键是要速战速决。

“我们是红军!”

说迟时,那时快,没等敌人反映过来,红军战士就以猛烈的火力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敌人的警报拉响了,城内敌人的援兵也出动了,密集的枪炮从几处向冲到桥头的红军开火。红军战士犹如猛虎下山,扑向桥头堡。在枪林弹雨中,许多战士倒下了。火光中,鲜血染红了桥下的河水。但红军战士仍然高举着红旗,前赴后继,“杀”声震天,势不可挡。经过激烈的战斗,守桥敌人及部分增援的敌人全部被消灭,过河先头部队迅速占领桥头堡,以更加猛烈的炮火阻击继续来增援的敌人,红军大部队顺利通过浮桥,随即占领了沿岸的各个火力要塞。

见第一道封锁线已被红军占领,敌人便退居城内第二道封锁线,凭借坚固的防御工事和充足的弹药,负隅顽抗,一时,部队前进受阻,又有许多战士在进攻中倒下了。正当红军准备再次发起进攻时,敌人的背后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敌人还以为城西靖卫团的援兵到了,谁知在背后开火的竟是红军。原来,进攻城西的部队在交通员的带领下,消灭了沿途的小股敌人,及时赶了过来。敌人遭前后夹攻,第二道防线倾刻崩溃。

二支部队会合后,分兵三路,一路占领金鸡山,阻击城内敌人逃窜;一路截断河口到上饶的公路,防止上饶敌人的增援;主力部队从正面进攻李坤团。

红军的突然袭击,使河口守敌猝不及防。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土枪土炮的红军,竟敢真的来攻河口,而且行动像神兵天将那样神速。第二道防线攻破后,敌人又继续往后退,利用暗堡、里弄、巷道继续顽抗。一时间,河口是街战、巷战、堡垒战此起彼伏;枪声、炮声、厮杀声响成一片。红军在河口地下党组织派人协助下,东打西杀,往往是敌人退到哪里,红军就打到那里。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战,敌军主力全部被歼,敌警察中队长王德跃、弋阳县“剿匪”委员会主席叶景芬当场击毙,俘敌480余人,缴获迫击炮6门,机枪6挺,步枪900多支,子弹15000余发。但敌团长李坤、县长彭复苏和警察队长吴仰山等在战斗中化装逃跑了。战斗结束后,没收了大地主、大资本家的钱粮和其他货物,抓获了化装成伙计模样躲在染店里的国民党铅山县党部常务委员杨大鹏和铅山、弋阳、横峰三县躲藏在河口的土豪劣绅。

学党史 | 红军奇袭河口镇

天亮了,太阳升起来了,温暖的阳光照耀着硝烟尚未散尽的河口镇。河口市民怀着喜悦的心情,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在王家塘召开庆祝大会。会上,方志敏做了慷慨激昂的演讲,他痛陈了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腐败黑暗,描述革命胜利后人民当家作主的美好生活,高度赞扬了铅山人民特别是河口市民反抗压迫、支援苏区、支援红军的革命精神。会后,进行了公审,将杨大鹏和几个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就地正法。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