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西铅山微讯
  • 新闻热线:0793-5337100
  • 投稿邮箱:ysxww200810@163.com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

学党史 | 无锡流亡团印象

2021-05-05 13:27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苏永平
字体:【    】 打印

学党史 | 无锡流亡团印象

无锡流亡团是无锡流亡青年抗战服务团的简称,由无锡、溧阳、溧水等地的爱国知识青年所组成。这些年轻人深受国破家亡的痛苦,有着很高的抗日情绪。他们辗转城乡,深入民众,进行抗日救亡宣传鼓动工作。

1938年下半年,无锡流亡团自上海来到铅山县治永平镇。因当时永平知名人士任睦宇先生之妻是上海人,而其妻兄与该团一些成员相识;任先生之妹任慈仙又是铅山县妇女指导处的干部,关系相当,所以该团便来到永平。

无锡流亡团约30几人,到达永平后,初拟借住妇女指导处,但那里容纳不下这许多人。找来找去,他们最后驻扎在石亭子小学后面的明伦堂里。这里是一间礼堂,不仅驻地宽敞,还可借用小学的设施,从事讲演、集会、排戏、歌唱等抗日救亡活动。

学党史 | 无锡流亡团印象

永平石亭子——无锡流亡团曾经驻扎此地

该团当时是在国民党治下工作,出于可以理解的历史原因,其成员的政治面貌及在团职务都是对外保密的。开始,永平人只以为他们是一批不甘心当亡国奴的热血青年,后来才从他们的政治态度上看出这是一个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团体。

陈野萍(中共党员,建国后在中共中央组织部任职。“文革”后,曾任中央组织部长、中顾委委员)是团负责人。他常着暗黄色长袍,颈上绕条长围巾,面容庄重而又带着微笑,颇具老大哥风度。在集会时,他代表团体发言,言谈沉稳有力,且落落大方,善于交际。给人留下较深印象的其他成员有:

陈传熙,主要从事戏剧导演工作。记得他还在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中扮演老汉,形象逼真而生动。

华丽和蒋一梅两位女士,常在早上和晚间带领县立女小高年级学生登上永平古城墙高呼抗日口号(谓之晨呼和夜呼)。其时,响亮的抗日救亡呼声震荡在古城上空,闻者莫不热血沸腾。记得女小学生苏XX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压力下为过早婚配的问题而深感痛苦时,华、蒋二位曾自告奋勇地登门造访苏家,劝其双亲改变了初衷,表示尊重女儿选择。

戴XX,看见住地小学一许姓老教师对学生教读《东莱博义》等古书,很不以为然,竟当面提出“不妥”的意见。他的意见,虽未得对方采纳,但从中可以看出此公的坦诚和直率。

赵勇、徐明是一对患难夫妻,赵喜欢串门,与我们这些青年学生纵谈国是。他俩曾借来一本封面为《大地的海》而实则是《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禁书”细细研读,走时竟忘了归还主人。徐在声乐上颇有造诣,她演唱的《松花江上》,声情并茂,催人泪下。

还有严明(女)、刘裕如、刘洪锋、徐敏(女)等均是流亡团的中坚分子。他们中的好几位都通过关系分别进入永平小学、县立女子小学和东门街小学等校任教或安排在县属机关工作,以深入师生、接近员工,宣传抗日救亡。徐敏到县妇女指导处工作不久即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开始,她关押在县政府监狱里,饶祖虎和我曾前往探视。她隔着铁窗与我们谈话,依然镇静如故。听说她以后被转入永平城西郊的西厢岭第三战区宪兵特务队受审,和“政治犯”们囚禁一室,再后的事就不得而知了。

学党史 | 无锡流亡团印象

如今永平步行街

流亡团为爱国的热血青年组成,他们的抗日救亡活动也对应地把人们感染得热血沸腾,比如上述的早晚登城高呼抗日口号。此外,为永平人特别是青少年学生印象不灭的主要活动还有:

第一次将《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和《五月的鲜花》等抗日救亡歌曲带到了永平这座千年古镇。其高昂、雄壮的旋律大面积影响着古镇的父老乡亲。一些学生当年只有十来岁,唱会后一直到今天两鬓霜白时仍在高唱不已。郑涛章先生即是其中一位代表人物。

以街头或广场为舞台,公演《放下你的鞭子》、《烟苇港》等戏剧。一次在公共体育场(原县府西墙外)演出时,围观者重重叠叠,数以百计。为唤醒更多的民众,他们还在夜里点上汽灯到大义桥上宣传演出。

1938年寒假,在无锡流亡团的抗日精神感召下,外地归回的永平籍大中学生自发地组成了以周智为团长的“铅山青年战时后方服务团”,依据自身条件,采用流亡团的模式,深入到杨村、港东、湖坊、陈坊等地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受到当地群众的热忱欢迎。我适逢其时,有幸参加了。

流亡团的正义活动逐渐为国民党当局所注意。国民党铅山县当局的一名负责人就曾明确地对一名叫傅惠的青年打招呼说:“你不要同流亡团的人接近。要是他们有谁给你写信,你也别收,退回去”。后来,当局对流亡团的注意程度已至“严密”两字。为避免冲突和损失,约在1939年春,陈野萍就领着他的同志们离开永平到福建去了。

浏览次数: